主页 > P润生活 >曾因锡业兴旺‧加基武吉山镇桃花源 >
曾因锡业兴旺‧加基武吉山镇桃花源
2020-07-16
曾因锡业兴旺‧加基武吉山镇桃花源开埠迄今近百年的玻璃市加基武吉与锡米有着千丝万缕的关係。一世纪前,锡米让加基武吉变成“富镇”,一世纪后,前人挖锡留下的矿洞,让她成为北马独一无二的“暗窿”旅游胜地。暗窿内有流水潺潺、怪石嶙峋,游客入内常会错觉进入与世隔绝的桃花源。除了暗窿,这个群山环抱的小镇还有颇富盛名的大包、炒花生、加椰饼等美食,让游客难以空手而回。加基武吉(Kaki Bukit)是个充满史迹的美丽山镇,儘管随着锡矿业的没落而渐渐回归平静,但回首这个距离玻州加央市区约32公里的美丽山镇的史蹟,仍旧教人感叹万千。当年,园主曾经引进大批印度人在胶园干活,但直到如今,加基武吉仍然是华人的集中地。在矿业及农业旺盛时期,这里华小的人数更高达600名,与现今的百余人差距甚大。处于玻璃市北部的加基武吉四面环山,环境淡雅清幽,过去不仅吸引许多霹雳客家人前来採锡,大片的原始森林也吸引霹雳广西人到来开垦,成为他们种植业的黄金地。华人集中地客家人和广西人的大量涌入,令加基武吉顿时热闹起来。60年代初是加基武吉矿业及农业发展的巅峰时期,那时的山镇拥有数间24小时营业的咖啡店,也有戏院、赌档、桌球中心等。街上有许多大大小小的锡矿公司,採锡工人更是不计其数。当时,怡保槟城矿商也陆续来到这个山镇投资,人口迅速增加,促进市场兴旺繁荣。然而,好景不常在,当政府于70年代停止发出准证,加上加基武吉锡米在日淘夜淘的情况下近乎被淘罄,以及成本提增,这里的矿业开始走向没落,不少矿工在矿业没落后不得不迁移他州,另寻维生之计。而前来开垦的广西人,也在开垦的地段不再如过往般肥沃后,纷纷涌向他州另觅肥土耕种。综观今日的加基武吉,仍然带着浓浓的人情味,不减当年的纯朴民风,但当年的风光情景已明显减退许多。纵然仍有许多小园主住在这个山镇,默默守着这一大片园地,希望有朝一日会有意想不到的转机,但在这个山脚下的小镇,当地老人仍然恋栈着小城故事,而年轻人则怀着满腹理想,準备在时机成熟时“执包袱”到大城市打拚,以一圆童年美梦。大包远近驰名同样的美食,在不同的地方吃,往往会有不一样的口感。就像同一道菜,出自不同人的手,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的不同。在加基武吉,有一家闻名的茶室,他们所卖的祖传大包远近驰名,具有独一无二的山镇口味。这间冠美茶室除了大包出名之外,叉烧包、菜包、咖椰包、豆沙包也各有其独特味道,让人食之回味。所以,店主每日可卖出四五百个包子,週日则六百个左右。老闆娘陈爱玲(53岁)说,来买大包的大多数是熟客,他们有时一买就近百个,部份顾客会将之带到泰国、新加坡,也有在速冻后送去外国的。因此,要吃到爱玲亲手做的大包就得预订,否则即使你到加基武吉,还是得空手而归。谈到大包的售价,爱玲说,虽然大包价格随着猪肉的涨价而水涨船高,每个3令吉80仙,但仍不乏买包的顾客。可见山镇大包确有独特之处,实实在在,吃在口中,留在心里。至于叉烧包则每个1令吉40仙,菜包1令吉,咖椰及豆沙包90仙,糯米鸡2令吉。暗窿全马最长通道岩洞要数玻州最着名的名胜地,铁定少不了当年被採矿者当作锡米运送河道的暗窿(Gua Kelam)。这个位于马泰边界加基武吉的暗窿,起初是採矿者用来运送锡米的河道,在矿家鬼斧神工般挖掘修补后,即成为大马最长的通道岩洞,全长370公尺。提起玻州暗窿,相信许多人并不陌生,因为它是继南美洲的秘鲁之后,世界第二长吊桥通道的天然岩洞。一世纪前,暗窿只是一个淌着小溪水的天然岩洞,这个岩洞于1935年被一名在马来半岛沿海寻找锡米的英国人发现,从而揭开了加基武吉蕴藏丰富锡米的面纱。设休闲公园暗窿一带随处可见人力挖掘而成的山洞,这个历史痕迹是当地居民生活里的旧日轨迹,也是他们一生中所不能磨灭的记忆。走进暗窿,里头有吊桥和灯光,方便外来旅客参观洞内千年鬼斧神工雕琢而成的奇巖怪石。石笋和钟乳石加上吊桥下的溪水,确实是个值得参观的地方。管理局也在岩洞入口处设立了休闲公园,山水由洞口潺潺流下,让游客游泳野餐。此外,玻州政府也把另一道新开发的暗窿开拓成新旅游景点,长达约600米,游客可乘坐迷你火车进洞穴游览,看看昔日採矿留下的史迹。不过,这里刚于10月发生车厢脱轨意外事件,玻璃市州务大臣马依沙沙布当时说,这起事件是因迷你火车的车厢钢索电流中断,导致无法操作而失控脱轨,纯粹是一场意外。他已指示当局彻查,确保事件不会重演。而意外发生后,玻州森林局也马上暂停以迷你火车载游客进入暗窿二的服务。花生园减仅3人炒花生曾经,加基武吉山镇有一大片绿油油的花生园,盛产又大又丰满的花生。然而,矿业的没落使当地人口递减,花生园也逐渐减少。提到当年矿业旺盛、人口密集的时期,自然少不了居民消遣的好去处――戏院。那时,戏迷都爱买一包香甜的蒸花生进戏院边看边吃,因此处处可见清蒸花生。后来,人口渐渐减少后,蒸花生也慢慢被脆口的炒花生所取代。目前,加基武吉还有3户人家默默地在这山镇守着炒花生的传统行业。78岁的老伯余任能年轻时曾当过矿工,矿业没落后才转行炒花生,他透露,现在的生花生都是向外订购的,炒好以后每包零售价2令吉。儘管这些炒花生的销路并不好,但相信因为人工炒的味道较为香浓,所以仍有一票熟客的支持,他们往往会先预订,再前来把炒花生带回南马和新加坡。老矿工:山镇依然淳朴时代的巨轮越转越快,加基武吉小山镇的脚步却老是追不上,依然停留在旧日框框中。究竟发展列车何时会开到山镇?相信在这里住了数十年的居民,都在等待这个答案的到来。当年的老矿工现在都年岁已高,儘管昔日的光辉岁月仍然深深烙印在他们脑海中,但那些泛黄的陈旧记忆已无法唤回繁华光景,亦是不争的事实。如今,仍有不少老矿工怀着一丝丝希望,期盼着锡矿业再次起飞,让加基武吉恢复过去的繁华。居住在加基武吉老人院已有一段时日的68岁老人陆荣昌,年轻时在矿地看管电房,矿业没落后,他便在胶园当管工。提起陈年旧事,陆荣昌百般滋味在心头,他说,以前矿业旺盛时,加基武吉的街道很热闹,日夜熙熙攘攘,不像现在这般只留下寂静的街道,还有老人和小孩。不过,他仍然觉得,就算事过境迁,许多景物早已走进历史,但加基武吉的面貌依然没有被发展的脚步所取代,淳朴依旧。矿商公众资助建立老人院加基武吉老人院的创设与矿集有着密切的关係,这里是全马最美丽也是最清洁的老人院,至今已有60余年历史。当年矿业旺盛时期,矿工人数众多,包括孤苦伶仃、处境可怜的老矿工。由于没有完善的居所安享晚年,当地居民便发动成立老人院,经费由矿商及社会人士资助。早期,寄居在老人院的老人都是年事已高的老矿工,但随着锡米业的没落,矿工人数逐渐减少,加上多数的老矿工也已经逝世,这里的老人不再全是老矿工。到现在,这间老人院依然获得各地热心人士的关注及援助。/副刊‧报导:江美美‧2009.1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