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I生活的 >称重返校园频遭找碴‧疑校长套罪名‧男生怕再被开除 >
称重返校园频遭找碴‧疑校长套罪名‧男生怕再被开除
2020-07-28
称重返校园频遭找碴‧疑校长套罪名‧男生怕再被开除(雪兰莪‧巴生22日讯)一名国民型中学生申诉,他曾因品行欠佳而遭校方开除,身患重病的父亲历经3个月时间跑了近20趟路程向州教育部、县教育部、政党及学校求助,最终成功让他重返校园读书。被父亲举动所感动的学生,因此洗心革面决定做一名好学生,却发现校长频频针对他,包括套上莫须有的罪名,例如指责他说谎、弄坏学校设施及逃课等,目的疑是想再度把他踢出学校,令他倍感压力。来自巴生圣淘沙的吴锦权(17岁),就读初中四,校长于週一(22日)又“硬塞”罪名给他,指他没根据老师的方式抄写文章,结果套上了欺骗校长的罪名,不只鞭打他的屁股两下,而且还记过二十多分,令他再度面临被开除的边缘。父带病奔波争取准回校他週二在哥哥吴添进(31岁)和姐姐吴小燕(27岁)的陪同下向《》投诉,他现在只想安心上课,度过仅剩的两年的中学生涯,希望校长别再为难他。他承认以前是一名校方眼中的“坏学生”,并于2010年6月遭校方开除,但自从他亲眼目睹患有心脏病的父亲吴忠华(56岁)身带医疗仪器奔波劳碌争取让他重回校园后,他被父亲的举动所感动,并向家人承诺以后一定要好好读书。“我今年重返学校后,原以为可重新开始,但我发现校长却非常讨厌我,时常向我找碴和套一些莫须有的罪名在我身上,让我感到很害怕。”他指出,较早前,全校教师于接近放学时段开会,全校学生因此提早离开课室,他因此也跟随大队,岂料却被套上“逃课”罪名,反观其他同学却没事。被指骗校长鞭屁股两下“今年3月初,厕所的洗手盆破损,校长没调查就指是我破坏的,经我解释后,校长还是不信,硬说不是我破坏就是我朋友弄坏,要我找出肇祸者。”吴锦权表示,他对校长的做法感到无奈,最终他找不到肇祸者,还被骂了一轮。他週一上语法课(Tatabahasa)时,校长经过课室就把他叫往校长室,然后质问他“为甚幺字体潦草?你是跟老师抄写的吗?”。当他回答:“是”后,校长即叫纪律老师记他大过,指他说谎欺骗校长,被扣二十多分,而且还被鞭打屁股两下,令他感到莫名其妙和无辜。恐校长施压再被踢出校吴锦权指出,一但记被过超过40分,就会被校方开除,如今他被“屈”一次就被记过二十多分,令他担心校长会随时继续找碴,最终白费了父亲的一番心意。真心悔改盼给自新机会他表示,他并非刻意要召开记者会让校长难堪,而是他不断努力改变却不获认同,在担心校长继续施压的情况下被踢出校,因此在无计可施下,唯有透过媒体反映此事。“我是真心悔改,并珍惜重返校园的机会,我只想好好上课,完成学业,衷心希望校长能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吴锦权说,他明白自己并非一个学业成绩优良的学生,但他会努力,如果校长连这个机会也不给他的话,他会觉得愧对父亲和家人,也担心将来没有好前途。他表示,学生有错是应该受罚,但前提是公平公正,他希望校长别再针对他。姐:不应否定弟弟的努力姐姐吴小燕声称,学生犯错确实应受到惩罚,但这名校长却玩针对,令人难以接受和认同。她说,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应“有教无类”,但这名校长却因弟弟曾是一名品行欠佳的学生而否定他现在的努力,还想设法再度开除弟弟,这对真心悔过的弟弟不公平。“弟弟为人性格直率,或许言语上会得罪人,但我希望校长能以事论事。”她补充说,校长鞭打弟弟的屁股时,位置偏上,已打中脊椎骨部位,令弟弟这两天连走路也是一拐一拐的。校长4年开除逾70学生据吴锦权和同学们的估计,校长自上任4年来,已前后开除过七十多名学业成绩欠佳的学生。他说,校长是于2007年上任,这名校长特别疼爱成绩优异的学生,却用尽方法把成绩不好的学生踼出校,他怀疑这是为了维持学校的整体成绩和表现。“我去年被开除时,因没听校长的指令捡垃圾,结果被套上欺骗、不听指令及干扰之罪,一次过扣四十多分,结果校方直接把我开除。”指非读书料不如卖雪糕他还记得,当重回学校上课时,校长还当着父亲的面说:“我要他(吴锦权)留就留,出就出”。校长也指他不是读书的材料,不如直接随父亲去卖冰淇淋。“校长还曾捏我的脸颊,恐吓我说,如果他不是要根据教育部指南行事,早就狠狠掌掴我了。”他的父亲吴忠华(56岁)虽患有心脏病,但仍自力更生,当冰淇淋小贩维生。吴锦权声称遭校长针对●抄写文章因字体潦草,被指说谎欺骗校长,被扣二十多分,鞭打屁股两下。●没听校长指令捡垃圾,被套上欺骗、不听指令及干扰罪名,一次过扣四十多分。●全校学生因教师开会而提早离开课室,唯独他一人被套上“逃课”罪名而被扣分。●厕所洗手盆破裂,他被指是破坏者;否认后,校长还要他找出肇祸者。●校长捏他的脸颊“恐吓”说,如果不是根据教育部指南行事,早就狠狠掌掴他了。●当着父亲面表示:“我要他(吴锦权)留就留,出就出”,语气嚣张。●声称吴锦权不是读书材料,要他跟随父亲去卖冰淇淋。董事长回应:校方曾给机会改过被指针对学业成绩差的学生一事,本报拨打有关校长的手机寻求回应时,对方并没接电话,过后记者致电学校,被告知校长出席一场会议。另外,有关国民型中学的董事长则在不愿具名下受询时指出,大家都知道这名学生的品行十分恶劣,惟他不清楚这名学生对校长的指责是否属实。“校方过去曾给这名学生多次机会,不过对方却不懂得珍惜,结果被开除;如今重返学校后,我并不知道他的品行是否如对方所指已知悔改,并且好好上课。”他将针对此事向校长了解详情,若有需要也会召见这名学生。‧2011.0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