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R馨生活 >美国投资生技製药金额创新高,是否藏泡沫化隐忧? >
美国投资生技製药金额创新高,是否藏泡沫化隐忧?
2020-07-30
美国投资生技製药金额创新高,是否藏泡沫化隐忧?

美国生技製药投资热潮正盛,2015 年第二季总共有 126 件生技製药新创事业投资案,总金额达 23 亿美元,件数虽与前一季相当,但金额大增 32%,也是 1995 年有纪录以来生技製药风险创投投资额最高的一季,以这样的势头,2015 年可望轻鬆突破 2014 年全年的 60 亿美元规模,这也不禁让人居高思危,到底这是理性的投资,还是过热的泡沫化前兆?

风险创投乐于投入生技製药的原因很简单:生技製药公司首次公开发行上市(IPO)火热,退场有康庄大道。

研究胰脏癌免疫疗法的 Aduro Biotech 与诺华(Novartis)签下 2 亿美元免疫疗法研发合约后,于 2015 年 4 月进行公开发行上市,发行 700 万股,上市价 17 美元,总募资金额 1.19 亿美元,上市当天就涨到 35 美元,涨幅超过一倍,之后最高涨到 49.25 美元才又下滑,至 2015 年 7 月 27 日股价虽来到将近历史低点的 26.4 美元,但总市值仍有 16.4 亿美元。

稍早前的 2015 年 1 月,研究罕见眼疾基因疗法的 Spark Therapeutics 公开发行上市,发行 700 万股,上市价 23 美元,总募资金额 1.61 亿美元,上市当天就收在 50 美元,之后最高涨到 64.35 美元,至 2015 年 7 月 27 日来到 61.96 美元,总市值 15.2 亿美元。2014 年底,Juno Therapeutics 公开发行上市,发行 11,022,917 股,发行价 24 美元,总募资金额 2 亿 6,455 万美元,上市当天收在 35 美元,之后最高涨到 69.28 美元,至 2015 年 7 月 27 日来到 47.8 美元,总市值 43.7 亿美元。

有了这些上市当天大涨,量能充沛将市值推到超过 10 亿美元,甚至 40 亿美元规模的前例,后继公开上市的生技製药企业也不客气的调高上市价格。2015 年 7 月,加拿大癌症生技公司 ProNAi Therapeutics 公布 IPO 定价,810 万股将以 17 美元上市价售出,总募资金额 1.377 亿美元,高于原先预期的上市价 14 到 16 美元,以及 1.01 亿美元总金额目标;研发治疗肢端肥大症的脑下垂体疗法的 Chiasma ,则公布上市价为 16 美元,售出 636.5 万股,总募资金额 1 亿 184 万美元,也一样高于原先预定的上市价 13 到 15 美元,以及 7,500 万美元的总金额目标。

光是在 2015 年第二季,就有 14 家风险创投所投资的生技製药新创事业 IPO,总募资金额达 12 亿美元,IPO 市场如此火热,让风险创投吃下定心丸,风险创投眼看可在 IPO 时以高价获利出场,一改先前数年的小心谨慎,肆无忌惮的放手投资新创生技製药公司,成为生技製药公司投资热潮的主因。2015 年第二季有 15 亿美元风险创投资金大胆投入早期的新创生技公司,还有 7.33 亿美元投入首次得到风险创投投资的新创公司,这在生技新创领域可说是前所未见的现象。

股市表现佳成投资指标

许多人认为当前生技製药投资资金可能集中于目前当红的癌症免疫疗法,不过事实不然,第二季受到最多风险创投资金投资的 Denali Therapeutics 研究的是神经退化性疾病,获得 2.17 亿美元资金;研究抗生素的 Melinta Therapeutics 得到 6,700 万美元投资;研究癌症免疫疗法与抗体複合药物的 CytomX 得到 7,000 万美元投资,其抗体複合药物顾名思义,即将抗癌药物绑定在针对癌细胞的抗体上,可达到精準投药的效果,减少对人体正常细胞的伤害;其它或投资金额前十大的公司,包括研究基因疗法的 Regenexbio、Dimension Therapeutics 与 Voyager Therapeutics。

投资热潮的根本,还是因整体生技製药类股在股市表现良好,2014 年那斯达克生技指数(Nasdaq Biotechnology Index)涨幅 59%,纽约证交所群岛交易所生技指数(NYSE Arca Biotechnology Index)则上涨 62%,生技股表现良好,带动投资人对生技股公开发行上市的热情,拉高 IPO 的价格与规模,又再带动创投对投资新创事业的信心,环环相扣下,使得生技产业投资热度,彷彿又回到 2000 年的荣景,但也引来忧心:这次会不会也像 2000 年时一样泡沫化?

产业界与学者认为,此次投资潮与 2000 年时有所差异,当年的热潮围绕在基因题材,以为人类基因解码后很快就会带来实际治疗技术上的重大突破,结果事与愿违,导致投资泡沫化,但这次投资机构已经很明白何者是离实用化还很遥远的概念,何者是较接近实际应用的技术。

不过,此次投资热潮仍有另外的隐忧,许多研发新药的生技製药公司,受惠于天价新药而有良好营收获利表现,但新药价格越开越高,已经让美国医药保险公司产生反弹,管理 8,500 万美国人的药品福利的美国第三大医药保健管理公司「快捷处方」(Express Scripts)统计发现,有三分之一的总药费开支来自于高价罕病药物,而超高价 C 肝药物佔了涨幅一半,更成为眼中钉,快捷处方与其他同业及各医疗保险单位已经向药厂强力施压,要求大幅折扣,另一方面,则严格限制对 C 肝药物的给付,或根本不给付。

这样的反弹压力会抑制新药价格与营收成长,另一方面,当治疗同一种疾病有複数新药互相竞争时,採购方可以各个击破、压低价格,当前的投资热潮促进更多新药诞生,日后将让治疗与採购选择增加,压低最后的营收与获利,但是目前的投资者却仍以当前的市场状态与价格来评估新药未来获利,届时期望与现实将再度产生落差。

所以生技製药新创投资热,仍然有部分泡沫化的风险,不过,以全人类的福祉来说,有钱人的资金大量投资,促进许多新疗法与新药诞生,又因为新疗法选择增加,而压低了价格,让许多原本负担不起的人也能受惠,虽然投资者可能赔钱,但全人类却能得到更好的医疗照顾,如此资本市场运作的结果,或许也不失为是一种「劫富济贫」的变相「慈善」机制吧。